当前位置:主页>明星娱乐>正文

评89奥斯卡:永远没有完全正确 包括政治正确

2017-02-28 来源:原创 责任编辑:小刚 点击:

分享到:

评89奥斯卡:永远没有完全正确 包括政治正确

 《月光男孩》导演巴里-詹金斯上台领奖

评89奥斯卡:永远没有完全正确 包括政治正确

《月光男孩》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

  搜狐娱乐讯 当最佳影片翩然献给《爱乐之城》那刻,仿若一项顶级世俗荣誉嫁给了一位成功学超级玩家,看上去特别般配对吧,而奥斯卡史上的最大乌龙事件,毁了这出婚姻。《月光男孩》像个抢婚者一样,抢走最佳影片,中断了《爱乐之城》封神之夜的最后一步。感谢这次乌龙,让第89届奥斯卡将会被人们记得久一些,让本来看似理所当然实则不会发生的事情,陡然变得五味陈杂意味丰富了起来。

  如果没有乌龙事件,《月光男孩》就是正常领奖,《爱乐之城》的失意也不会被放大在舞台上——尽管,它已经很成功了。没向成功学、没向取悦好莱坞的《爱乐之城》投诚,奥斯卡将大奖给了一部暧昧细腻的同志电影。这并不能说明什么,而奥斯卡最佳影片是几千人投出来的,这又说明了一些什么。至少说明,在不少人那里,他们并不那么爱《爱乐之城》。而在奥斯卡89年的历史上头一次把最佳影片颁给一部黑人同性恋题材,多多少少还是让人无法回避“政治正确”。整个好莱坞主流对某人的反对,促成了他在整个颁奖礼的“无处不在”。想想,也是好笑。艺术作为一种意识形态,其实从来不可能与政治完全脱钩。

  然而,单单说《月光男孩》只是“政治正确”的受益者,《爱乐之城》是“牺牲者”,就“正确”了吗? 一个男孩,长成一个男人,从瘦弱到满身肌肉,从贫穷到脖子上挂起金链子,从被欺凌到黑帮头头,从性困惑到接受自己的性取向。《月光男孩》中的成长,指向很复杂,自己变成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一个人的自我成长,含着太多人的镜像反射。过度联想一下,就算奥斯卡已经89岁了,它也不知道最好、最正确的奥斯卡到底长什么样。同样,好莱坞也不知道最好、最正确的好莱坞到底长什么样。甚至,美国也如此。《月光男孩》在北美业内和影评界一溜儿好评,且好评程度还大于《爱乐之城》,大于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等入围片子。横向来看,抛开趣味之别,它的获奖没啥毛病,不该百分百给它扣上政治正确的大帽子。

  伊朗电影《推销员》本来存在感较弱,川普闹的伊斯兰禁令风波,倒让它的关注度倍增,并最终拿下最佳外语片。这才是政治正确胜利的典型案例。如果《隐藏人物》拿最佳影片,那也是政治正确。女配维奥拉·戴维斯(《藩篱》),男配马赫莎拉·阿里(《月光男孩》),没错,都是黑人,可他们奉献的演技,以艺术标准来考量,也完全够获奖。卡西·阿弗莱克失掉演员工会奖后,奥斯卡前景变得不明,而最终,不也是拿了影帝吗。奥斯卡并没在这一选择上,因为政治正确,留下一个历史污点。《疯狂动物城》的配料自然是政治正确,而它能能够取胜,是因它超乎政治正确的质量,而非仅有政治正确的姿态。

  奥斯卡固然有一堆问题,比如评委众多,注定了它口味的保守和中庸。在某些年份,它的大奖归属,也确实是政治先行。但不能因为某些先例,因为今年的《月光男孩》恰好是黑人题材,就简单粗暴地将之归为政治正确的胜利。批评奥斯卡,不该仅以“艺术”和“政治”两个维度来看,有时,再加上一个“商业”。它们不是二元对立,或三角互斥的关系。它们往往复杂地互为包含,不是非黑即白。

  没有一个颁奖礼,能颁出完全正确的奖项。这个世界上,永远没有完全正确,包括政治正确。何苦拿这个攻击那个呢。奥斯卡不过是场晚会而已,落幕之后,下一年继续。

    搜狐娱乐独家专稿(文/小荒)